《电子技术应用》
您所在的位置:荣鼎彩 > 通信与网络 > AET原创 > 从TikTok事件看社交网络之争

从TikTok事件看社交网络之争

2020-08-24
作者:范赫男
来源:AET

  Facebook前移动运营部门主管亨利摩西纳克在谈及移动互联网社交媒体的价值时曾说:“社交网络要拥有更大的价值,就必须象电话和洗衣机一样变成人们生活中必须依赖的一种工具,你会发现随时随地都离不开它。”

  近期,TikTok美国业务可能面临被CFIUS强制要求出售,或因行政命令在美国被封禁,引发各界广泛关注。一款小小的视频社交软件如何能继中兴、华为之后,成为中美博弈的新焦点。我们抛开地缘政治因素,尝试从社交媒体发展的规律进行解读。

  一、背景:社交媒体平台的崛起

  全网化时代社交媒体对传统媒体构成降维打击已经是不争的事实,究其原因我们要回到2004年,出版社经营者O'Reilly和MediaLive International之间举行了一场头脑风暴论坛,论坛诞生了“Web 2.0”的概念,其核心理念之一演化为以“用户生产内容”(UGC)为特征的去中心化思想。基于六度分割理论,社交网络的概念和应用开始出现,初期以BBS、博客、IM为代表的社交网站和应用成为重要传播载体。

  社交网络发展的一个重要节点是2010年以后移动互联网的迅速发展,全网用户包括社交网络用户向移动端快速迁移,移动互联网导致以即时通讯应用为主的社交网络平台爆发增长。美国We Are Social(社交媒体协会)2015年报告中就曾指出,全球6大社交平台中有4个是即时通讯类应用(包括Facebook Messenger、Whatapp、QQ、微信)。2019年,根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发布的第44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6月,我国网民规模达8.54亿,手机网民占比99.1%,达到8.46亿。其中,手机即时通讯用户规模达到8.21亿,较2018年底增长4040万,占手机网民的96.9%。社交网络因全网化即时化的信息生成和传播优势而被称之为社交媒体,成为真正的“无冕之王”。

  美国民意调查和研究机构“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2019年10月公布的数据显示,一年间美国人”经常“或”有时“通过社交媒体获取新闻的比例从47%增长到55%;据英国电信局2019年7月公布数据显示,一年间英国使用社交媒体获取新闻的人数比例从44%增加到49%。社交媒体因信息发布的开放性和交互性,符合四全”全程媒体、全息媒体、全员媒体、全效媒体“媒体特征,也构成社会舆情传播的公域和场域。

  二、对象:社交网络平台的跨域属性

  狭义的网络安全主要指网络系统的硬件、软件及其系统中的数据受到保护,不因偶然的或者恶意的原因而遭受到破坏、更改、泄露,系统连续可靠正常地运行,网络服务不中断。狭义的数据安全是确保在系统中运行的数据的机密性、可用性、可鉴别性和可控性。与关键基础设施不同,社交网络平台是以人、群体、组织和社会为对象,平台的网络安全和数据安全(狭义)只是为系统层面的正常运行提供基础保障。而对主体(人、群体、组织和社会)而言,内容安全则更为监管者所重视。

  在传统媒体时代,监管者通过设置”把关人“(其角色常由传媒监督机构、传媒主要负责人、媒体编辑等扮演)来对内容安全实施监管,受众作为所谓”单向度的人“,只能被动接受”把关人“过滤审核过的内容信息。随着社交媒体时代到来,”把关人“的权力被下放到社交媒体平台(运营者)和用户(内容生产者)的手中。社交媒体平台强大的内容生产(UGC为主)和整合能力,成为公众获得信息的主要来源。从某种程度上,社交媒体平台已经成为信息传播领域的集大成者。让人记忆犹新的剑桥分析事件,5000万名用户个人信息数据据传被Facebook提供给剑桥分析公司用来进行数据”挖掘“,干预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英国”退欧“事件,通过用户数据建立起用户画像,依靠智能算法向用户定向推送信息,借此来影响用户的投票行为,这在各级选举中已经成为一种产业。Tiktok在美国及世界范围内受欢迎程度的迅速蹿升,使得对于惯用社交媒体软件进行社会控制的西方监管者感到如芒在背。

  三、颠覆:用户迁移属性导致社交媒体平台间竞争激烈

  互联网平台经济作为一种新的商业模式和产业范式,对传统媒体产业带来颠覆性的影响。以媒体融合为例,传统媒体利用社交媒体平台分发PGC内容来维系或者拓展自身影响力,扮演了社交平台的内容提供者的角色,但也迅速将渠道变现能力让渡给了社交媒体平台。

  在移动互联网和社交媒体时代,用户的迁移具有单向性和不可逆转性的特点,迁移一旦完成,产业属性随即完成让渡。用户的单向迁移属性不仅仅存在于媒体融合的进程中,在社交平台之间的迁移同样适用。如2019年底,曾以校友关系为主的某社交平台高调宣布重返社交网络市场,但是早已人去楼空多年,难以再现辉煌。有一句流行语话叫”时代抛弃你的时候连一声招呼都不打“,当用户抛弃一个社交平台时也是如此。因此,占领头部位置的社交媒体平台虽然具有了用户聚集的壁垒优势,却也对”后起之秀“异常敏感和机警。

  从Facebook如此积极推动对Tiktok的封杀中,可以预见到崛起的新平台削弱原有旧平台的内容生产能力、渠道分发能力和市场竞争力的速度。自2019年2月以来,TikTok在全球应用下载量名次开始大幅度跃升。截至2020年4月,TikTok在全球总下载量已超过20亿次,到了一季度和二季度,TikTok是美国市场非游戏应用下载排行榜的第一和第二。第一季度数据对比,TikTok全球下载量达3.15亿次,而Facebook下载量为1.86亿次,Instagram为1.52亿。统计数据显示,全球近50%的TikTok用户年龄在34岁以下,市场消费主体潜力巨大。可以预见,随着消费互联网与移动互联网的融合程度进一步加深,手握一亿多美国用户、来自中国公司的TikTok在美国已经呈现后来居上的赶超态势,社交媒体之间的竞争正变得空前激烈。

  当对全球化习惯保持乐观的人们不得不面对逆全球化思潮带来的冲击时,如何捍卫、完善、持续推动全球化的发展成为人们必须面对的问题。正如张一鸣在内部信中所说,TikTok受益于全球战略,已经成为了全球文化的一部分,他对TikTok的未来仍充满信心。


此内容为AET网站原创,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荣鼎彩开奖 荣鼎彩网 秒速牛牛怎么玩 荣鼎彩平台 秒速牛牛官网 荣鼎彩平台 秒速赛车注册平台 秒速赛车登陆 秒速牛牛计划 秒速牛牛玩法